代号:米兰的衣车

九十年代 / 128' / 中国 / 普通话对白、中英文字幕 / 青春片 / 彩色

购票时请注意,本影展不设换票或退票。为配合本影展特性,选映片单均于放映前不作公布,购票时请用代号,敬请谅解。

小说版

米兰的衣车

作者:古冰

你有听过会唱歌的衣车吗?

米兰一个人住,我和她是邻居,从我的卧室能隐约听见她那台古旧的胜家衣车突突突的运作声。我会把耳朵贴近墙壁,从衣车的机械运作中仔细分辨机头、传输带和脚踏板的声响。我会从脚踏板逐节往上想象,足踝上细长的V字形弯曲,白嫩的小腿,熟练地转动滚轮的纤手,游刃有余地在机械、布料与针线间穿插往返的手腕。

米兰是我们街区的风云人物。三十上下的年纪,留洋读过几年书,上过邻端口电视台的歌唱比赛,后来成了初中英文老师。由于登台唱过歌,在街坊邻里茶余饭后的话题中,她始终以歌手的身份被热烘烘地谈论着。明星与老师,多少青少年的梦中情人,给米兰集于一身。而她洋气的名字,据说是源于几年前交过的意大利男友。

七、八月暑假期间,米兰几乎每天都待在家里。午后三点,她会准时发动卧室的衣车,突突突一整个下午。不知是否幻觉,别人听来烦躁的缝纫声,传到我耳中,竟成了一首温柔动听的歌。

久而久之,想象已不足以喂饱我的欲望。我俩家住二楼,阳台面向一座宁静典雅的公园。一个星期三的午后,趁家中无人,我打开阳台上的现代化铝窗,鼓足勇气,跃至两米开外的细叶榕上。我抱住树干,定神片刻,再一举弹向米兰家楼下的屋檐。砰,一声巨响,我马上蹲下,生锈的屋檐不住地摇晃。顷刻过后,我微微站起,在她的阳台外探头探脑,目光在阳台与大厅之间游移。我听见浴室传来流水潺潺,于是轻轻推开铝窗,溜进阳台。浴室的窗户紧闭,我一只脚踩上身后的阳台窗框,从打开的浴室气窗中看见米兰。她背向着我淋浴。由于高度关系,眼前清晰的只有从打开的气窗所见、脖子以上的部份,脖子以下被牢牢掩好的窗户阻隔,像打了两层马赛克。猛吞口水的我,不知哪来的胆量,随手执起一把扫帚,将把手伸进气窗,不动声色地,挑起迭在架子上的浅蓝色T恤。岂料一时心急,把T恤拉过来时,扫把碰到气窗边缘,幸好被水声盖过,她丝毫没发觉。我屏住呼吸,一把抓紧到手的衣服。

擦干身体后,找不着衣服的米兰不慌不忙,穿好纯白内裤,慢条斯理地回到卧室。我踮起脚尖尾随其后,在卧室门外站住。赤裸上身的她,晾好毛巾,从衣柜内随手掏出一件白色小背心穿上,背对房门,在衣车前坐下,开始当日的工作。调节窗户打开幅度的金属把手上有一列小孔,中间的一个卡在窗框的小圆柱上。她面对窗户,低头工作,彷佛毫不在意自己朦胧如水的身体,在对面大厦的住户眼前裸露。窗前的米黄色薄纱窗帘,随微风,轻拂她汗湿而晶莹的脸庞。阳光洒进,徐徐将她的身体轮廓勾勒出一种透着永恒气息的庄严。

我抚住自己的胸口,一步一步向她靠近。胸腔内彷佛有只衣车压脚猛然跃动,比迈入房间的双腿来得更快更响,试图往外击穿这副瘦小的身体,与她的衣车产生共鸣。

突突突,突突突,米兰细白的双脚踩在脚踏板上,往前往后如漂浮在水面上的小木筏,我能想象那冰凉的畅快。密密麻麻的针线在一匹浅粉红的布上缝合。柔顺的长发垂及细肩,右手在滚轮上旋动,金黄色的阳光流淌在滑溜的肌肤上,神奇地散溢出阵阵温和的芳香。整台衣车似乎与她弓起来的身子连成一体,是一件即将被一层粉色布料包覆起来的舶来精品。

正当我迷迷糊糊地、快要扑到她身上时,一只玳瑁猫忽然跳到衣车桌上。我一惊,回过神来,连忙奔出卧室。她发现有人闯入,惊叫一声。我只顾冲向阳台,跨过铝窗,滑过屋檐,最后失足掉进公园的小鱼池。庆幸当时四下无人,我神不知鬼不觉地拖着浑身湿透的身躯,回到自己的公寓。

我换掉衣服,躺在床上,把偷回来的浅蓝色T恤紧紧地揣在怀中。衣车重新运作。突突突,愈来愈近,愈来愈响,午后的阳光逐渐失焦,一把剪刀将散开来的黄昏一分为二。整台衣车像一名老派歌手,引吭高唱一首西洋老歌。突突突,突突突,压脚在我身上徘徊,将米兰的浅蓝色T恤缝进我濡湿的皮肤。自此以后,我和它,不,我和米兰,再也分不开。

我睁开眼睛,黄昏的光重新聚拢,那台衣车停止了歌唱。我垂下僵硬的脖子,裤子湿了一大片。

* 以上文字取自《神神秘秘电影节》杂志式宣传小册子

* 放映前将设嘉宾分享
  讲者:乔奕思(香港电影评论学会会员)

门票于316日(星期六)上午十时起在恋爱.电影馆发售。票价为澳门币60元正,全日制学生及65岁以上的长者半价。而一次购买10张或以上正价门票,更可享八折优惠。凡每次购买四张或以上门票,可获赠电影馆两周年纪念版门票夹一个。数量有限,送完即止。